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花秋月的博客

我是博客的菜鸟,虚心向各位学习

 
 
 

日志

 
 

艺人何笃霖是如何投资的?  

2011-11-29 23:44:3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笃霖有一个居无定所的童年,最惨的时候甚至住过孤儿院,他说自己是在台北漂泊的“北漂”;为了挣钱,他进入演艺圈打滚20余年。直到34岁真正拥有自己的房子。
 
BWCHINESE中文网:要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大安区买房子不容易;但能够在这六年台北房价不断高涨之际,在东区SOGO百货商圈买进四间不动产,更加困难。

据国外媒体报道,何笃霖有一个居无定所的童年,最惨的时候甚至住过孤儿院,他说自己是在台北漂泊的“北漂”;为了挣钱,他进入演艺圈打滚20余年。直到34岁真正拥有自己的房子后,他才知道,自己所追寻的不只是财富,而是一个“家”的安定感与渴望。

贵人曹西平当头棒喝 开始转性节俭度日

何笃霖站在东区商办的顶楼说,要时时提醒自己一定会有钱,财富才会跟在身边。

艺人何笃霖2005年开始买下北市敦化南路与仁爱路圆环住家之后,才开始认真专研房地产投资。除了一户住家,目前他在忠孝东路四段共有三间商办出租,但他更厉害的是,只靠着主持一个电视节目“命运好好玩”,拼出逾两亿元(新台币 下同)身价。

艺人收入时好时坏,对于金钱毫无安全感,稳定的房地产投资成为不少演艺人员的最爱,除了众所周知的歌手费玉清是北市忠孝东路房产大户,何笃霖堪称东区“隐藏版”的投资A咖。不为人知的是,启发何笃霖开始努力工作赚钱的动力,是同样身为艺人的曹西平。

一场40天演出后 认真检视起金钱观

十几年前,何笃霖与曹西平一起到海外作秀宣慰侨胞,两人同住一房朝夕相处,曹西平每天替何笃霖洗脑,“你以为你很红啊!可以每天买精品名牌,我告诉你,红也是几年的事,现在不存钱,等你不红的时候,什么都不剩……”当时何笃霖还是偶像歌手,事业如日中天,但面对前辈每天的教训,只能在一旁点头称是。

“没想到催眠的力量真的有用。”何笃霖瞪大眼睛认真地说。一开始,他也无法忍受曹西平每天在耳朵旁边碎碎念,“但40天结束回来后,曹西平的话宛如当头棒喝,我整个人性情大变,开始计算每天有哪些钱是浪费的,不再随便乱买衣服,也改掉出去玩的习惯。”

“至今我真的很感谢曹西平改变了我的金钱观。”何笃霖说,有别于刚开始当艺人时随便花钱,钱左手进来,右手就出去了,都不知道花到哪里去。那次之后,他慢慢开始懂得储蓄,原本对演艺事业不是很积极的何笃霖,也开始如拼命三郎般大量接触工地秀、主持活动与戏剧演出,哪里有通告找他上,他就上,也让收入跟着水涨船高。

“一旦习惯节俭,就不知不觉学着不浪费。”为了省钱,何笃霖学着把物质欲望降到最低,即使他已经是家喻户晓的艺人,却可以过着比领死薪水的上班族消费还低的生活。他不讳言,自己常去排队买自助餐便当,为了省钱可以只拿白饭、两个青菜、一块豆腐,白饭淋卤汁,喝自助餐免费提供的汤,全部控制在50元内就打发一餐。自从变成省钱达人后,他每次去电视台录像,如果有吃不完的便当,他也会打包回家隔餐吃,何笃霖很自豪地说:“现在把我丢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我都可以活得下去。”

幼年的颠沛流离 激起购屋找安定念头

何笃霖如今在演艺事业上的成就,事实上,他从小就已接受环境的磨练。何笃霖的父母在他小学时离异,跟着母亲的他,从此过着四处流离的生活,细数起来,他搬家次数竟高达33次!何笃霖永远忘不了小学毕业典礼那天,他一回家,家里所有东西被一搬而空,妈妈也不见了,他坐在空房子里等,邻居跑来告诉他,他妈妈要他等一下,搬家公司会来接他,于是他跟着家具与搬家公司司机坐了7小时的车子到高雄才见到妈妈。

40年前,一位单亲妈妈带着3个孩子讨生活,不仅要承受沉重的经济压力,也得面对外人异样眼光,何笃霖甚至因为母亲到孤儿院帮忙煮饭打杂,而住过孤儿院,与一群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一起生活。

有一次,何笃霖跟妈妈一起去摆地摊,突然警察来取缔,身旁原本在卖东西的叔叔阿姨一哄而散,连妈妈都抓着包包跑掉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孤伶伶站在路中间,这种“家”不见了的恐惧感,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一道伤痕。

“仇恨与自卑是逼迫人生成长的力量。”回想起童年时动荡的生活,何笃霖说,“那种流离的不安全感,让我从小对于家有一种特别的渴望。” 因此,赶快长大出去闯一片天的念头,成为何笃霖儿时心中最大的志愿。

何笃霖说,如今吃苦耐劳的性格,或许来自妈妈给他的基因。但有很长一阵子,他不愿回想童年时那段痛苦的经历,导致他对黄昏与阴天有一种莫名恐惧,直到这几年,他接触心灵课程,真正面对了孩童时的自己,他才明白,只有爱与感恩才能让人生朝向正向。

何笃霖说,很多年前,他很受不了妈妈老是在家里堆放过时的物品,甚至连小时候摆地摊卖剩的旧货都还留着。有一次从台北搬到高雄左营眷村时,还不辞辛劳地载到南部去,“之后她还将这些旧货拿去乡下偏僻的市场摆摊卖光,后来我理解,那是妈妈证明自己生命“存在感”的方式,赚多少钱不是重点,但那是她在实践生命的价值。”

同样地,何笃霖直到12年前买了八德路住家后,也才慢慢找到存在的价值。“我常说我是‘北漂’,在台北漂泊的外地孩子,买房子后才真正找到归属感。”何笃霖34岁之前,在东区忠孝东路四段216巷租屋租了5年,每个月租金高达5万元,一开始,他也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买得起东区的房子,但他觉得再这样帮房东养房子也不是办法,下定决心要买房子。

何笃霖当时考虑自己的能力,1999年先买松山区八德路四段、东兴街口的电梯华厦,因为是七楼顶楼加盖,他以每坪约20多万元,总价约980万元买下。2004年,何笃霖提早把房贷还清后,他担心手头上的现金没有出路,会顿失工作的动力,开始想搬回东区。

2005年,何笃霖看上敦化南路与仁爱路圆环旁的一间54坪老公寓,并以每坪40万元以下的价位买下,如今已上涨至每坪八、九十万元,潜在获利超过100%。

“愈诅咒自己买不起房子,就永远买不到房子!”何笃霖说,他赚钱的动力都来自每个月追着跑的房贷,虽然他每次买房子心里也是提心吊胆的,但深信吸引力法则的他说,有一次他看上一间东区商办,明知房价已经涨上来了,总价超过6000多万元,他有点犹豫该不该买,于是他竟把对象数据表贴在房间墙上,每天抬头不得不看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最后衡量资金状况可以负担后就出手,他果然如愿以偿买到了房子。

“我买房子永远都是当时最贵的天价,但我不投机,‘政府’打房也不会影响到我。”亲眼见证东区房价一路飙涨,何笃霖说,东区房子卖掉就买不回来了,所以他这几间商办从未打算处分。他甚至开玩笑说,投资房地产就像养哑巴儿子,不会给你出状况,每个月该给你多少(租金),一点都不会少,存房子当养老金,假如以后退休了,每十年卖一栋也足够养老。

房地产心法:懂得认错停损

不过,几栋房子买下来,归纳何笃霖的投资心法,还是房地产至理名言“地段、地段、地段”,原因是他曾在房地产投资跌过跤学到的教训。4年前投资心灵教育中心的何笃霖,为了让高雄分公司有一间教室,在高雄SOGO百货三多商圈附近买了一间300坪的商办,刚过户完成时,何笃霖站在偌大教室中央自我对话,“从小居无定所的我,现在居然可以有300坪大的不动产,真的很满足。”

可是,那间花了1000多万元买的办公室,经过了三、四年,心灵教室也只用了60坪,其它240坪不论怎么租都租不掉,残酷的现实,让他回归理性,“如果那1000多万元放在台北市,现在房价都不知道涨到哪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