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花秋月的博客

我是博客的菜鸟,虚心向各位学习

 
 
 

日志

 
 

【转载】可笑的“常回家看看”立法  

2012-07-03 22:46:46|  分类: 社会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律是什么?在某些人看来,法律不是每个公民必须无条件执行的规则,是忽悠傻老百姓的游戏。


  且拿2006年6月29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来说吧,该法第第十一条规定:“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第三十一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保障教师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待遇,改善教师工作和生活条件;完善农村教师工资经费保障机制。”“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这两条法律执行得怎么样了?


  很多孩子被迫“在家上学”。2012年07月02日 大河网-大河报就有一则消息——《没上过小学初中14岁女孩 高考677分全市最高》。消息说该女孩没有按照正常的上学步骤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主要是因为家里没钱”。当然,还有更多的孩子,是为了逃离学校的应试教育而在家上学的。作为孩子,在家上学是寂寞的,教育成本也高,然而家长却不得不这么做。近几年来,“在家上学”已经悄然形成一股潜流,这股潮流的发展势头很猛,估计不需要太长时间,就会形成“星火燎原”之势。请问政府:这些让孩子在家上学的家长“违法”吗?


  当然,政府也有“违法必究”的时候。如果农村里穷人的娃娃实在不愿意上学了,而且这个娃娃的家里还能榨出几个钱来,政府就会让家长交一笔“罚款”。当然,如果这个娃娃的家里穷得叮当响,学校与政府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了。


  至于教师的待遇,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了?


  无可否认,在中国,所有的“法律”都是“弹性”的,要么有法不依,要么有法难依,执法者多以自己的利害得失为准,或执法或不执法。大凡执法,伤害的多是百姓;大凡不执法,得利的多是权贵。


  说了一大篇,好像扯远了。言归正传——


  据媒体报道,6月26日,关乎1.85亿老年人合法权益保障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提出,每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拟定为中国老年节,“常回家看看”或入法律。


  草案规定,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鼓励家庭成员与老年人共同生活或者就近居住,为老年人随配偶或者赡养人迁徙提供条件,为家庭成员照料老年人提供帮助。


  ——看看这《老年法(草案)》,除了“每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拟定为中国老年节”是刚性的,哪一点具有可操作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可操作性比《老年法(草案)》强多了,执行起来还是那么难,“常回家看看”的“法律”怎么执行?


  在中国科技史上,“两弹”爆炸成功可谓一个里程碑。在中国立法史上,全国人大的“常回家看看”与教育部的“班主任有批评权”这“两法”也可谓一个“里程碑”。不同的是,前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后者是中国人的耻辱。班主任有批评权,需要教育部立法吗?“班主任有批评权”的言外之意是什么?非班主任没有批评权。“常回家看看”需要立法吗?如果不立法,孩子就不能“常回家看看”吗?立了法,不孝的子女不回家看看父母,政府又能怎么样?


  中国传统文化重视孝道,那是有“以吏为师”让政府官员做出榜样的。汉代开始,国家就有丁忧制度。这个制度规定,官员的父母死去,官员必须停职守制。丁忧期间,丁忧的人不准为官;如无特殊原因,国家也不可以强招丁忧的人为官。因特殊原因,国家强招丁忧的人为官,叫做“夺情”。现代人观念应该比古人进步,死后丁忧不如生前侍奉。如果国家真的关心老年人,为什么不规定:无论是谁,父母生病在床,都可放下工作去侍奉父母;侍奉期间,算作孝敬假,工资、奖金由用人单位照发。用人单位照发有困难的,可由用人单位向政府申请补助。父母死后,再给一个月的“丁忧”假,待遇视同孝敬假。当然,对享受了孝敬假、丁忧假却不好好侍奉父母、不为父母守丧的,可在依法收缴已经发放的假期的工资、奖金的基础上,再罚一笔款,并且通报批评,或者让当事人通过媒体公开检讨。


  一方面,无须规定或者立法的急急规定嚷嚷立法,另一方面,亟须规定或者立法的却一拖再拖。先是“教育部承诺用3至5年控制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后是“国务院证实3年内将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鱼翅”:多有意思!


  不说了,法将不法,接下去就是国将不国,还说什么呢。心痛!

 

 

附:


  国务院证实3年内将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鱼翅


  【发布者:Enjoyme 时间:2012-07-02 17:51:08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核心提示:6月29日,有网友发布消息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已正式发函(国管函(2012)21号)给丁立国,对他在联合三十多位人大代表提出《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表示感谢和支持,并明确说明将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


  东方网7月2日消息:6月29日,有网友发布消息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已正式发函(国管函(2012)21号)给丁立国,对他在联合三十多位人大代表提出《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表示感谢和支持,并明确说明将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7月2日,网络新闻联播记者联系了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发函内容属实,并表示有望在三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


  6月29日,有微博认证网友@张醒生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已正式发函(国管函(2012)21号)给全国人大代表丁立国,对丁立国联合三十多位人大代表提出《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表示感谢和支持,并明确说明将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此微博一出立刻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和评论。


  为此,网络新闻联播记者联系了微博网友@张醒生,根据对方提供的《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对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底5695号建议的答复》,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细化公务接待管理规定,明确在公务中不准消费鱼翅,保护鲨鱼物种和海洋生态平衡,一是完善公务接待管理制度,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强化制度的约束力和执行力,切实降低公务接待支出,二是配合财政部门严格控制公务接待经费的规模和比例,从经费预算和财务报销渠道限制鱼翅等高档菜品开支,三是配合纪检监察部门做好对公款大吃大喝行为的监督惩处工作,将公款大吃大喝行为纳入行政问责范围,强化监督和制约等。


  2日,网络新闻联播记者还就此事向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政策法规司进行了核实查证。相关负责人表示,函件内容属实,每年的6月底和7月初,政策法规司都会集中性办理了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建议提案的相关事务。该负责人表示,政策法规司将会同有关部门细化公务接待管理的规定,确定具体出台时间,并解释称,这类细化公务接待的管理规定属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B类规定,三年内将会出台,最快也会在一两年。


  据了解,全国人大代表丁立国在2011年3月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出建议,通过立法手段,禁止鱼翅贸易,保护海洋生态平衡。


  教育部言与攘鸡者言


  许国申


  最近消息:教育部承诺用3至5年,控制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闻此消息,忽然忆起孟子的《攘鸡者》言:


  今有人日攘其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而后已。”如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


  攘鸡者“日攘其邻之鸡”,习以为常了,原因之一好像是没人劝止,没有批评,更没能受到惩罚。当有人告诉他攘人之鸡不是君子的行为时,他知道自己错了,想慢慢地改,从一年攘365只鸡,减少到一年攘12只鸡,第二年再不攘人之鸡。听到这个故事,孟子对攘鸡人极为不满,他说:既然知道攘人之鸡是不道德的,就应该赶快停止,为什么要等到明年?


  教育乱收费已经10多年了,老百姓早就告知教育部“是非君子之道”,教育部也像那个攘鸡者一样,知道这事儿不对。但是,教育部虽有攘鸡者“从谏如流”之姿态,却没有攘鸡者切实践行之勇气。如果教育部能像攘鸡者那样,在听到批评以后的一年之内,就能把教育乱收费减少到原来的三十分之一,到第二年,就彻底消灭教育乱收费现象,那该多好!


  孟子批评攘鸡者是有道理的,他怕攘鸡者言而无信,说“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而后已”只是一个借口。如果攘鸡者言而有信,我想孟子也许可以容许他慢慢儿改正错误,因为一年的时间不算太长,12只鸡也不算多。


  ——攘鸡者的话尚不可信,教育部的“承诺”可信吗?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批评笔者类比不当:攘鸡者是个人,教育部是政府机构,哪里有可比性?


  有。


  政府机构是一个“法人”,这个“法人”是由这个机构中的一个个社会人组成的。攘鸡者是一个社会人,攘鸡者攘鸡是个人得利——他可以不劳而获。教育部(包括各级地方政府下设的教育管理机构)里的官员(社会人)有没有从教育乱收费中获得个人利益?官员们会信誓旦旦地说:没有,绝对没有!


  但是,谁信?!


  当然,教育管理机构的官员与攘鸡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其最大的区别在于:


  一、攘鸡者攘其邻之鸡获取非法利益是直接的,其手法是赤裸裸的,而政府教育管理机构的官员从教育乱收费中获取非法利益却是间接的,其手法是隐蔽的。换言之,前者是“黑色收入”,后者是“灰色收入”。


  二、攘鸡者只是一个人,而政府教育管理机构里的官员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无论哪个社会,哪个国家,老百姓对付攘鸡者都不难,但是在一个政治专制的时代,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家,老百姓想斩断政府官员的黑手却比登天还难。因为教育乱收费不但能给政府教育管理机构的官员带来特权与灰色收入,而且能给所有的政府官员带来特权与灰色收入。教育乱收费越多,官员们的特权就越大,灰色收入就越多。所以,要一个崇尚强权、喜欢特权的教育部来根治教育乱收费,就好像与虎谋皮——尽管这老虎在口上承诺“我要在3至5年内脱下这身虎皮”。


  三、攘鸡者是一个有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其承诺必须由承诺人自己兑现;如果未能兑现,其责任与后果只能由承诺人自己承担。而教育部是一个“法人”,是一个“铁打的营盘”,“营盘”里的“兵”是“流水”的。今天这个“兵”许下“承诺”走了,明天来的“兵”会践履前一个“兵”的“承诺”吗?


  自从老百姓投诉教育乱收费以来,政府教育管理部门下文治理教育乱收费“限”这“限”那可谓多矣,然而下了那么多的文件,却好比挑水填井,抱薪救火。为什么?教育乱收费


  是政府“第三只手”中的一个“指头”,政府官员嘴中的一块“肥肉”,真的没有这个“手指”,没有这块“肥肉”,贪得无厌的政府官员岂肯罢休?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