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花秋月的博客

我是博客的菜鸟,虚心向各位学习

 
 
 

日志

 
 

【转载】良知和无良、无知  

2012-07-03 22:48:56|  分类: 待分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剑客《良知和无良、无知》

  最近,我十分惊奇地得知:在中国,政治学在1952年就被砍掉了!


  在十分重视政治教育,曾经十分强调突出政治、政治挂帅的我们这里,竟然一早就把政治学砍掉。为什么?


  那是因为“非理性的政治经不起理性的考察,更不用说科学的研究。对于中国政治,不需要高深的理论,先进的方法,时髦的模式,只要以正常人的理智去考察它、分析它,这种疯狂的荒唐的政治就经受不起,就破绽百出。所以,干脆把政治学这个学科整个取消了。”(丛日云:人民与共和,宪法与宪政)


  很清楚:只要稍微有一点良知,就能够明辨许多是非。所以,对他们而言,不能有政治学,实际上也就是不能有良知,而只能无良和无知。


  譬如,在五十多年前,先是竭力动员你提意见,然后将你打成右派。对于这种做法,稍有良知的人,必然看得明白其流氓性质。可实际情形偏偏是: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义愤填膺迎头痛击右派,唯有林昭一人充当了揭穿皇帝新衣的小孩。


  譬如,到了今日,要搞明白“死于地震”的孩子,实际上是被豆腐渣校舍压死的,其实也不需要多大的智慧,只需要有一点良知。而在此种类情况下还在搞什么含泪劝告,那就是无良。


  不让“理性的考察”成为“非理性的政治”的阻碍,这就是取消政治学的奥秘。


  嘿,你还别说,这个做法还真有效:通过什么思想改造运动、批胡风、反右、反右倾直至“文革”,通过什么自我检查、从思想深处挖根源、斗私批修、……,在很多人身上实现从良知转化到无知的过程。搞到后来,人们还真觉得:自己以前把那种头上长树杈角、身上有梅花斑的动物认作鹿,是个错误。在不断接受“教育”以后,有了“正确”的认识:它们应该是马。……取消政治学的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假如此后再给他们一点甜头,那么,从无知再变成无良,就是极其容易的了。


  今天,言论环境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抹杀的。别的不说,单说我的这篇文字,要放在三十多年前,就凭里面的几句话,会不会被枪毙,没有把握说,但判上个十年八年,那肯定没得逃的。但到了现在,在网络发表言论,还要遭遇敏感词库,还要被停止网民留言,甚至整个网站被“技术维护”!其最终的目标,仍然没有离开要使人们变得无知。所以,言论环境从根本上来说,没有本质上的改变。“文革”并没有真正地被彻底否定掉,就体现在“文革”的做派还一直在持续着。


  自从三月中旬那个“打黑主导者”比黑社会更黑的真面目得以暴光以来,一连串的大事、怪事、丑事和“趣”事,连绵不断地发生。通过对这些事件的观察和思考,我更加感悟到:什么政治上的自由派、宪政派和凡是派、特色派、专政派、歌德派或者唱红打黑派;什么右派、左派,……他们之间的区别,归根到底就在于:是良知还是无良,或者无知。


  普世价值与列斯毛的专政“理论”那一套相比,何优何劣?你只要看看:列斯毛的专政内容的坚持者,却越来越迫不得已在表面上接受自由、民主、人权和平等这些概念,难道还不明白吗?连“打黑”主将、急先锋,都不觉得这个“打黑”运动和这个体制能给自己带来安全。你说,那些死抱着这个体制不放、还为其大唱赞歌的,不是无良或者无知,还能是什么?


  那些顶礼膜拜地跪抄毛的延安文艺讲话文人,你说他们无知吗?明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有过被它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经历;你说他们是被迫的吗?可谁都清楚:今天已经不是那个不唱赞歌也是罪的年代了。何况摆在他们面前的也不是棍棒、刀枪,而是一千元人民币。因此,我只能借用崔永元斥责权力“不作为、不努力、不要脸”的话,斥责他们是:不思考、不要人格、还有也是不要脸!——总而言之,还是无良。


  一桩应该令人震惊的事件在网上被提起:


  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户贫穷农家的顶梁柱,一个家中耕牛被盗的受害者,一个被歹徒殴打致残的伤残者赵文才,以报案人的身份前去报案,以受害者的身份四处上访,却陆续地被关进看守所、拘留所和劳教所,并且刑期届满不予释放,在无边的黑暗里受尽寒霜,在恶劣的环境里饱受折磨。他希望法律能帮你讨还一个说法,却被司法系统以法律的名义加以打击,施以刑戮,夺命于监所。


  我之所以说“应该令人震惊”,是因为它在网上出现,似乎并不那么令人震惊了。真是人们的良知都消失了?不见得。我看主要的原因是:麻木。——这种事见多了,就不震惊了,麻木了。


  而死抱着明显违法的劳教制度不放的人,却还在大言不惭地声称自己在“人权问题上有了显著的进步”!这还可能是认知的问题吗?不,是太无良、而且太无耻了!


  最近一段时间,某些主流媒体连续不断地散布一些遭人耻笑的奇言妙语:《北京日报》明明知道只有在我们伟大的模式和体制这里的官员才是不公布财产的,却要求骆家辉公布财产;《人民日报》的女记者们盛情赞美那个四处乞讨的国家的儿童一天吃五顿饭;《环球时报》制造出“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的“腐败适度论”;它还称“中国早已进入民主国家范畴”,但是“选举不能解决……问题”;……


  要问“中国的道德是提升了,还是溃败了”?根据一连串的大事、怪事、丑事和“趣”事来看,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我国民众那一方的良知和公民意识是有了很大的长进,而以主流媒体为代表的另一方却变得越来越无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